今天是
X

用户名:

密   码: 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苑杂谈

文苑杂谈

记忆中的农忙时节

作者:王光耀  2018-11-07

  对于在农村出生成长的孩子来说,每年的夏收场景应该不会陌生。先是拾掇打麦场,再是割麦子、碾麦子、扬麦子,到晒麦子农忙就算基本结束了。


  那时候家家都有自己的打麦场,每到麦子收获的前夕,大家都会趁早把场里的杂草除掉,然后是泼水,撒草木灰,最后再用碌碡压实压平,整理好的打麦场就像揉的筋光的面团一般,富有弹性。那时候小孩子的一大乐趣就是在这种“面团”上跳来跳去,嬉戏打闹。


  打麦场收拾好以后就要开始割麦子,那个年代还没有收割机,或者有但是没有见过,所以主要还是靠人力收割。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还孕育出了职业收割人,俗称“麦客”,按天算工,家里劳力不足的就需要招呼几个麦客帮着抢收麦子。记得哥哥和我当时还很小,加上麦地离家距离比较远,母亲每天早上不到五点就生火做饭,准备一天的饭食,父亲收拾架子车和绳子,五点刚过就拉着我们出门了。去麦地有一条很长很长的坡路,足足有三里多。“跋涉”到地头的时候,趁着太阳还没发威,父母用最快的速度收起几个麦垛,给我们赶快搭个凉棚,而他们才开始一天最忙碌的工作。收得差不多有一车了,父亲就一个装车、运输、卸车,而我们俩却只顾在凉棚里没完没了的喝壶里的水。那时候虽说小,但也太贪玩,没有替父母分担,现在想起来,有些好笑,更有些懊悔。


  收完麦子就要开始碾了,早上起来先铺好麦子,让六月的骄阳把麦子晒熟晒透,最早是用牛拉碌碡,但是牛太慢,碾一场得多半天时间,后来牛少了,就换成了拖拉机,相比之下,拖拉机的速度可谓是呼啸而过,场里的人们边碾边翻,边翻边抖,就是为了让每一刻粮食都从麦穗上落下来,最终进入粮囤里。碾完之后,各种大大小小、形状各类的农具就派上了用场,抖出麦子,撇走麦秆,再把杂拌着麦皮麦糠的麦子收拾成一个大麦堆,碾麦子就算结束了。


  接下来该扬麦子了,就是借助风的作用把麦糠等杂物从粮食中清理出去。说起这扬麦子可是个技术活,在我的印象里,有的人干了一辈子都没领悟其中的真谛,但多数对此还是驾轻就熟的。扬麦子这件事与风关系甚密,夏天闷热的天气却难得有风,只见场里坐满了等风来的人,稍见一阵风,他们就会拿起木锨扬它几下,可是风说没就没。有时候甚至一等就是后半夜,大家拉着电灯扬麦子,只是为了那丰收的喜悦。


  麦子收拾干净了就剩下晒了,我记得每天早上再把前两天装袋的麦子拉到场里铺开,用一个类似《西游记》里面猪八戒拿的九齿钉耙一样的东西把麦子拨开铺薄。因为受到电视剧的影响和感染,那时候这个活一般大人不用管,小孩子都是抢着干,隔一半个小时就用“九齿钉耙”把麦子翻一遍,好像自己俨然是“天蓬元帅”,就这样让每一粒粮食都得到太阳的滋润,晒干晒头,防止霉变。在太阳落山前,把麦子重新装入袋子,放进粮仓,只见大家脸上在忙碌了多半月后都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一年一度的农忙时节就算结束了。


  更多精彩信息请关注中国农村电气化网!

来源:中国农村电气化网

 

标签:彬县供电

28.3K

用户名

密码

验证码

匿名发表

共有条评论

·请遵守国家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法律责任。

·所有网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,本网保持中立。



相关报道

专家解读

访谈实录

指导单位: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
    国家电网公司农电工作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农电管理部
主办单位: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农村电气化专委会
北京国宇出版有限公司
    北京通电广告传媒有限公司

联系方式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北口综合楼 电话:010-63203701  编辑部:010-63203622
北京二十一世纪炎黄经济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
QQ群:11979641(已满) 173615127  122166702
京ICP证060545号 京ICP备1001966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