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X

用户名:

密   码: 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苑杂谈

文苑杂谈

永远的思念

——回忆我的父亲

作者:程耿  2020-11-10

  雨潇潇,风细细,叶叶梧桐坠。入夜,我躺在床上翻看着相册,目睹父亲那慈善祥和的面容,眼眶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,潮湿地划过我的脸颊,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。 咸、苦、酸,仿佛所有的伤痛就在昨天。心痛和思念骤然涌上心头,这时谁还能控制眼泪的降落。伴随着潮湿、渐渐地、朦朦胧胧地进入了梦乡……

  迷蒙中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倚靠在我的大门前。他是那么的深刻;是那么的亲近,是父亲,是我昼思夜想的父亲。他向我走来,我万分惊诧,没好气地问道“爸爸,这么长的时间了您去哪里了?”我出差去了。他似乎不高兴地转身跨出门外。

  我紧追在后,跑也跑……在一个刀劈斧削的悬崖旁,他纵然一跃,跌入不测之渊,我惊恐万状,寒毛卓竖大声喊道:爸爸,爸爸……

  “你怎么了。”妻子被我呼天唤地梦叫声惊醒,她用力地摇晃着我。惊梦归来,一缕缕揪心的思念,像被激起的涟漪慢慢荡漾开来……

  父亲是在2008年大年初二的晚上在县光荣院走的。

  他喜欢吃荷包蛋,那天晚上,二哥从家里送来煮好的六个荷包蛋,青椒肉片等莱送到父亲的住处安排停当后,立即赶单位值班去了。

  父亲吃了四个荷包蛋,喝了三杯酒。饭后,他感觉头有点晕,便脱鞋上床,然后平静地对护工说,谢谢你陪伴了我一年,今晚我要走路了。说完后,前后不到一刻钟,就撒手人寰。

  本地图片,请重新上传

  父亲,新春本是全家团聚的日子,本是全家人高兴的日子。可是这个春节你却在亲人的祈祷,祝福声中匆匆地、默地走了!没有遗嘱,在最后您给亲人们似乎是一无所有。您平平淡淡地去了,去的时候您再也没有习惯地看上我们一眼。

  等你的孩子们赶到时,您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。父亲为何?您就这样狠心地走了;父亲为何?您不再跟我们讲话;父亲为何?您不给四个孩子一句遗嘱,哪怕是一句话,哪怕一个字,父亲。这是如此遗憾,如此无奈!

  如今孩儿只有凭借着往日的记忆来追寻着您,在珍藏的影集里搜寻着您,父亲!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涌出眼眶,扑簌簌地滴在照片上,眼前一片迷蒙……

  父亲叫程海松,生于一九二八年七月十四日。从小就在城里的布铺学徒,写算俱全。解放后在濯港供销社工作,由于敬岗爱业,好学多问,练就了一副好口才,被行业人士称为“铁嘴”。

  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时,县供销社首次公开在全县基层单位招聘两名“物资采购经理”,当时报名参加竞争的选手100多人,父亲通过业务理论考试后,顺利进入面试环节,面对考官提出的众多问题,父亲引经据典、旁征博引、应答如流,最终以全场最高分顺利“中举”。本地图片,请重新上传

  在以后的工作中,出差采购成了他工作的“重头戏”。 工作时间大多是在列车和轮船上度过的。每逢岀差都以书为伴。经常出入在北京、上海、等大城市,工作起来顺风顺水。由于成绩显着,连年被单位评为优秀工作者。

  退休后,父亲余热发光,担任了小组义务调解员。墩子里操办红白喜事,大都由他做总管。邻里吵架伴嘴只要他到场,立马干戈化玉帛。被十村八里誉为“金牌调解员”。

  一九八一年六月,本墩一位刚分家的年青人,一家六口人挤在一间狭小的土坯屋子里,建房迫在眉睫。当时农村建房土地十分紧张,就选择在村门前的一块荒地里开基建房。谁知就在“起手日”,泥木工正准备“兴工”时,被本村一家人阻拦住了,这家大爷声称这块地是自己祖辈传下来的桃园,坐在工地上,说什么也不肯让匠工们开工。眼看就要“工停人散”了,建房者一家老小束手无策,急得直流泪。

  父亲得到信息后,冲到现场,“站”在一高坡处,挥舞着右手,大声质问道:这伢哪不是本墩的人呐?!这伢哪不是姓程的后代呀!!按照现行的法律,土地权统一归国家和集体所有,不存在什么祖产继承问题。大队批复了,还凭什么胡搅蛮缠不让他建房屋!!!

  理正词直的吆喝后,父亲又心平气和地将这家大爷牵到自己家中,做思想工作,认真宣传国家政策法规,使这家大爷“明智熄火”没有再折腾。同时,耐心对建房人进行安慰,并招呼匠工们继续干了起来。

  直至现在,年青人一家对父亲的恩情一直念念不忘。

  还有一次,墩上的一个叔嫂吵架,嫂子到娘家告叔叔的“黑状”。当天晚上,娘家叫来了两车人,一个个手操栗树棍子,凶神恶煞地闯上了门。进屋子对“东西”就是一阵“大扫荡”,叔叔的左脚揍了一棒子,如惊弓之鸟,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到了我家。哭丧着脸哀求父亲出来解围。

  一会儿,大门如擂鼓似的响了起来。父亲一边打门,一边严厉地问道,干什么的。“找**,老子今天不要他死,也要他去半命。搜!”领头人凶神恶煞地吼道。

  “你敢!这是我家,不是他的房子!持凶器私闯民宅,我马上报警。”父亲双手叉腰,威风凛凛站在来者面前。

  “这……”这帮人自知理亏,听到这义正词严的话后,一下子如泄气的皮球,垂头丧气溜出门外。

  “大母舅,你留下来。”为了缓和矛盾,父亲将娘家人的大哥留下来,进行了一番开导和普法教育后。又将叔叔的儿女找来“施教传法”。

  父亲在叔叔家中,招集双方人员开始“过堂”了,叔叔的儿子抱着叔嫂嚎啕大哭,女儿搂着大舅舅的大腿连连叩首,叔叔则眼泪汪汪一边用巴掌抽打自己,一边认错赔礼。此时此景,纵使“木头也心伤,就是石头也流泪”……叔嫂痛心疾首,迅速回心转意,控制了事态的发生。就这样一场即将发生的血腥大战,在父亲精心“设伏”的“苦肉计”中,郎舅俩家终于化干戈为玉帛,顺利平息了一场阋墙之争。

  父亲生前教诲我们“读好书好卷,做有用之人。”这句话一直影响着我们的言行。

  从那时起,父亲在我的心中播下了一颗读书的种子。有说书是一把打开人生大门的金钥匙,一点儿也不假。从此,我也爱上了读书。书它教会我“忍一时,风平浪静;退一步,海阔天空”;它教会我“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”;它还教会我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”……

  父亲是我的启蒙者,也是我生命中影响最深远的人,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我文学创作刚起步时,经常接到编辑部退稿信。同时又受到了单位上不少同事的热嘲冷讽。在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我彷徨、迷茫时,他给讲名人故事,把许多大道理融入到生活中。教育我树立恒心,在人生的道路上,哪怕痛苦再多,无奈再多,仍然要以平静的心去面对长远的路。以永不言败、永不放弃的顽强精神战胜困难,踏着失败走向成功。

  苦尽甘来总是春。从工作至今,我在地方党报和行业各大新闻媒体发表各类作品近2000份,并多次获奖。一路走来,有艰辛的付出,有成功的喜悦,有收获的快乐。

  我感谢生命中有这样一位严父,人生的恩怨和风雨坎坷历练了我的人生,丰满着我的人生经历。一路风雨走来,我很少在别人面前提起他,也很少喊他一声爸爸,但却把对父亲的敬重与敬畏深埋心底:多年来,父亲是我精神上奋发向上的一面旗帜,他激励我忍辱负重不懈努力,让我走出小山村,来到县城……,我继承着他的为人处世风格,诚实做人,勤勉工作。并以自己的努力和成绩回报、宽慰着我的父亲。

  父亲走了,他什么话都没有留下,但留给我们的是漫长、无尽的悲伤和怀念。在心底我默数着父亲离开的日子,另一种无言的牵挂掏走了我的心,成为心中永远的伤和永远痛。

  父亲,您虽然走了,您的名望不会消失,您曾得到的最高评价永远在传诵。您的为人,您的豁达,您的灵魂,会永远刻在我们的心中!

  “子欲孝,而亲不在”。父亲啊! 您永远活在我们家人心中!

 

  更多精彩信息请关注中国农村电气化网! 

来源:中国农村电气化网

 

标签:黄梅供电

28.3K

用户名

密码

验证码

匿名发表

共有条评论

·请遵守国家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言论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法律责任。

·所有网上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意见,本网保持中立。



相关报道

专家解读

访谈实录

指导单位: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
    国家电网公司农电工作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农电管理部
主办单位: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农村电气化专委会
北京国宇出版有限公司
    北京通电广告传媒有限公司

联系方式: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北口综合楼 电话:010-63203701 
北京二十一世纪炎黄经济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
QQ群:11979641(已满) 173615127  122166702
京ICP证060545号 京ICP备10019665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3629号